• 我的订阅
  • 人文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类别:人文 发布时间:2024-03-01 13:27:00 来源:精彩生活

晋代门阀政治特有的规矩:望族与庶族两个阶层中间生着一条天然的鸿沟。

原东吴境内湖南、江西一带有着为数众多的土著居民——溪人,也面临着这个问题。

那年,陶侃即将年满30,年幼丧父的他,眼下还只是寻阳县一个小小县吏。

01

一天,鄱阳郡推举入京城的“孝廉”范逵先生途经寻阳,天冷难行,拜访陶家。

陶侃当然认得这个道德偶像,热情招待。

可家境贫寒,又下了几天大雪,实在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招待贵宾。

陶母湛氏“刷”的一甩,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委于地。

“我打没生你的时候就蓄发,30年了,今天拿来救救急!”

说罢,拿过剪子就铰了。

且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古训,单是这一头黑发的价值就不可言数。

(魏晋始有美发黑市交易,假发、植发的业务红红火火,下家最是喜爱妇人长发,意味着又可以做成若干顶假发售出)

陶侃一抹眼泪,捧着这卷长发,到市面上换来了大米、猪肉、好酒。

虽不是珍馐佳肴,但这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范逵甚是感动。一众随从也都大过所望了。

再与陶侃一聊,嗯,这人才学不错,很有见识,对陶侃另眼相看。

次日一早,爱豆告辞离去,陶侃送了一程又一程。

范逵很聪明,他一脸神秘地问:“年轻人,想去郡里做官吗?”

“想啊,做梦都想,可惜没有门道。”

陶侃直搓手。

“哈哈,你也甭送了,等着我给你捎好信儿吧!”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以下配图兰亭修禊图清樊圻

02

在范逵的运作下,陶侃当上了庐江郡的督邮(相当于市纪委书记),才能出众,官声很好。

当时,庐江与鄱阳同属扬州,州委办公室主任是典型的“官油子”,他感受到陶侃的威胁,想借机打压,便带着一帮人来庐州搞纪检调查,无中生有,专找麻烦。

陶侃也不是吃素的,摆上一桌酒席,当场把话说开:“若我们办事违规,愿听从上峰处罚;若是搞冤枉栽赃,在下也不是好惹的!”

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办公室主任,此时连屁都没放一个。

面对强权,陶侃固守原则。

在处理同事关系时,却很温情。

郡守夫人病了,当地的医官束手无策,陶侃听闻几百里外有位神医,口碑极好,打算亲自去请。

正赶上冬日大雪,道路难行,伙伴们都打了退堂鼓。

陶侃感念郡守恩德,坚持说:

“对待上级如同对待老父亲,郡守夫人就如同老母亲,天下哪有母亲患病而做子女不尽心的?”

遂不顾道路艰难,请来神医。

郡守也是颇知感恩,不久就把陶侃的名字写进“举孝廉”的名单中。

和当初的范逵一样,陶侃成了庐江郡年轻人的爱豆,去洛阳混圈子。

洛阳之行很成功,陶侃认识了当时的“顶流”张华。

张华集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收藏家的头衔于一身,平日不大看得起二、三线城市的公务员。

每次聚会,一大帮人都等着机会溜须拍马。

老张睥睨着一切。

无意中瞅见了陶侃:奇了怪了,这个年轻人每次都来蹭吃喝,却从不见他跟着唱赞歌。

张华好奇,主动找他聊天。

尽管来自乡下,陶侃的见识与口才经过多年的打磨,已经相当出色,让张华刮目相看,很快就推荐入中央。

这种社交圈层效应,让陶侃逐渐在京城积累了人脉和名望。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03

很快,新的机会来了。

八王之乱爆发,各地野心人士蠢蠢欲动。

荆州一路,由于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跟着瞎起哄,一度成为重灾区。

朝廷让德高望重的老臣刘弘前往坐镇,而陶侃被点名任命为管理少数民族事务的南蛮校尉,开启了人生最重要的“十年荆州生涯”。

一开始,陶侃先助力刘长官打掉了“荆州地头蛇”张昌,按理这功劳不小,但他出身低微,是没资格封显爵的。

这时,仗义的刘领导上表,说当初陶侃在京城已家喻户晓,连张华这样的大人物都很推崇,人虽不是望族,望族朋友圈却有他的名字。

只要有了上流社会的人背书,升迁之路是没问题的!

就这样,陶侃不但封侯,食邑更是达到1000户,每年上缴的粮食也够当包租公坐吃山空了。

这就是关系的力量!

正当事业朝着上升期迈进的时候,陶侃却接连遭受不幸:伯乐刘弘与母亲湛氏先后病故。

特别是刘弘的去世,让他不得不又退回到原点,重新梳理自己的社交网络。

此刻,他又面临人生一次重大抉择:抱哪只大腿?

大腿A:当时的江州刺史华轶,此人不但是封疆大吏,还是权臣司马越手下干将,堪称头部流量。

大腿B:驻守建康(南京)的琅琊王司马睿,贵为皇亲,却并非正统,又无多大势力,勉强算只潜力股。

华轶很看重陶侃,连封官带许愿,一齐承诺。

面对如此诱惑,陶侃迟疑了。

在他看来,华轶这个人属于典型的“空军”,各种想法飘啊飘,如何落地谁知道?而且一旦归到他手下,上面还有个不靠谱的司马越,一言不合可能就站错了队。

而司马睿,目前业绩的确不太出众,但架不住是皇室血脉,又有着优良的地缘优势,可以天然规避风险。

陶侃最终选择给司马睿打Call。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04

“王与马,共天下”的典故不消多说,单讲王敦此人,更是豪横无比,对于那些才能卓越的人,从来都是暗中使坏下绊。

这不,表面上他乐呵呵地递给陶侃一个果子:

“老陶啊,你是人才,又很得领导赏识,按理应予重用,但你得体谅我的苦衷,手下弟兄都是血战抢出来的地盘,你是不是也先弄个'投名状'啊?”

王敦表示:只要你平定了荆州叛乱,州刺史的位置就是你陶侃的了!

陶侃一笑:我就是从荆州出来的,平叛?区区小事!

可怜的侃爷,他哪里知道这是王敦在“借刀杀人”。

王敦利用荆州的人际关系,各种骚操作。

最终荆州内部哗变...陶侃躲到了一条小船上。

幸亏有一位叫周访的小伙伴协助下,陶侃才在荆州的“反叛风浪”中全身而退。

王敦以这个“投名状”耗时太久、成本过高为由,率领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前来问罪。

宣布改任陶侃为广州刺史。

对此,陶侃表示沉默。

但手下一帮弟兄不干了,吵吵着要抗命。

王敦乐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治你的罪呢!

打算就地结果陶侃。

毕竟侃爷也是一方大员,贸然杀戮,后患无穷,王敦嘴上这么说,却迟迟不见拔刀。

陶侃连夜上船,逃离虎口。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05

陶侃被封广州刺史,名义上是同级别调动,其实与发配无异。

陶侃心里也憋屈,中了王敦的圈套,有苦难言。

此时的江南局势依旧纷乱。

在他眼中,各路豪强尽是瞎起哄,没一个正路子。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追随正统司马睿才是正理。

正应了那句老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这里还要加一句:机会不会总是为你做无限的等待。

前一句留给陶侃,后一句抛给王敦。

王敦有野心,有实力,最大的问题就是瞻前顾后,从他处理陶侃一事中就可以看出。

王敦还有更大的想法——篡位。

但尽管他带兵攻入了建康,逼死了司马睿,但就是完成不了“最后一公里”,结果被太子司马绍逆转局面。

在这期间,陶侃作为“勤王”主力部队,功劳很大。

晋明帝司马绍是个有眼光的君王,他看出王敦一支独大,根源在于寡头政治,即位后便采取平衡战略。

出身寒族的陶侃终于在66岁那年,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大官”——不但重新出任荆州刺史,还把包括荆州在内的四州军事一齐接手,同时封征西大将军。

这意味着整个长江上游都由他说了算。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07

东晋的皇帝是苦逼的,王敦之乱后,安逸的日子没过几天,又冒出个苏峻。

当时朝廷掌权的是外戚庾亮,他深刻领悟到王敦叛乱的教训,对外埠势力格外警惕,想把苏峻诳到京城,解除兵权;

同时也对陶侃这样的地方实力派也起了戒心,以至于在他主导的先帝托孤大臣名单中,立有大功的陶侃榜上无名。

苏峻不出意外地反了。

不过,庾亮没把苏峻当回事,以为苏峻之乱容易平定,他最担心的,是荆州刺史陶侃,怀疑陶侃会利用苏峻之乱抢夺自己的权力。

庾亮给温峤写信说:“吾忧西陲(陶侃)过于历阳(苏峻),足下(温峤)无过雷池一步也。”

这就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出处。

庾亮让温峤按兵不动,结果导致苏峻叛兵杀进建康,差点掀翻了司马家小朝廷。

庾亮捡了一条狗命,屁颠屁颠跑到长江中游,四处讨救兵。

面对中央的邀请,陶侃未免有些心酸。

他的一个儿子早前为保卫建康,死在苏峻之手;

庾亮又对他百般提防,老头完全有理由翻脸,或者袖手旁观、见缝插针。

庾亮生怕陶侃挟私报复。

有人劝他“陶侃就是一条溪狗,没见过世面,服个软一定没事!”

最终,名场面在石头城下的船上上演:

名门翘楚的庾亮主动向寒族陶侃下跪,表达歉意。

陶侃表面上吓唬庾亮,说要拿他脑袋祭旗,但只是一句气话。

吃饭时,陶侃让人端上一份藠头菜,庾亮哪儿吃得惯这个,悄咪咪留下了一颗,被陶侃发现。

庾亮表示:一顿吃不完,留下的还可以拿回去种,慢慢吃。

东晋寒门子弟逆袭第一人的牛叉人生

08

苏峻之乱后,陶侃步入人生最后岁月。

当时盘踞在辽东的鲜卑首领慕容廆为了结识陶侃,特意写来一封信,称陶侃是“海内之望中唯足为楚汉轻重者”。

这句话没人深究,也是因为陶侃地位太高。

陶侃混迹官场四十年,如何不明白其中道理,韩信第二?绝不是他的人生坐标。

他只是想名垂青史,可以与庾亮、王导等一班世族人物平起平坐。

现如今地位上是平等了,不过庾、王这些人,其实内心还是瞧不起自己这个乡巴佬。

不然,也就无法解释,为何陶侃想废掉王导时,无人响应,不是他没有这个实力。

上峰恩赐的“赞拜不名、剑履上殿”的殊荣,被他一一辞让。

公元334年(东晋咸和九年)六月,病危的陶侃把自己在荆州任上所有的资料数据以及官印、符节统统打包送还朝廷后,安详去世,享年76岁。

09

陶侃死后,东晋就再也没有出身寒门能跻身权力核心的人了。

直到东晋末年寒门出身的刘裕废掉东晋皇帝,自己当皇帝。

陶侃也就成了东晋一代绝无仅有的人物。

但终究陶侃还是进无法染指中枢,退无力开创门第。

身死之后,家族急遽衰落,被迅速被排挤出了权力中心...

以上内容为资讯信息快照,由td.fyun.cc爬虫进行采集并收录,本站未对信息做任何修改,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照生成时间:2024-03-01 15:45:17

本站信息快照查询为非营利公共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信息原文地址:

逆袭之路:陶侃从寒门庶民成为东晋实权派
两晋年间,门阀当道,做官讲究出身门第,寒门几乎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不过西晋朝廷的司马氏宗王自相残杀,一时天下大乱,寒门庶民这才可以凭借军功一步一步晋升。这其中最耀眼的,正是出身寒微
2024-04-16 06:39:00
周崎以死做晋忠臣,元帝号令不出国门
...继被执。长史虞悝骂魏某助逆不忠,魏某先令斩首。虞悝子弟俱对虞悝号泣,虞悝慨然:“人生总有一死,今阖门为忠义鬼。死得留名,尚有何恨?”于是伸颈受刑。子弟亦多被杀害。魏某用槛车载
2023-07-19 16:40:00
聊聊东晋时期大臣——王敦
...晋建立后权势极盛。王导内掌朝政,王敦外握兵权,王氏子弟皆位居要职,以致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但也因此引起了司马睿的忌惮。而在同时,王敦亦渐见专擅,如私自擢用降将杜弘,自
2023-06-08 16:49:00
郭舒与西晋末年的政治风波:一位忠臣的坚守与选择
...为后来之秀,终成国器。虽然九品中正制造成了“上品无寒门”的氛围,但并不绝对,且看宰相张华。郭舒人才出众,步入仕途也顺理成章。他最初为领军校尉,因擅放司马彪,被下廷尉监狱,世人
2024-01-28 13:16:00
王羲之偷听王敦密谋造反,为什么没有被灭口?
...王敦在东晋朝廷的权势最大,使得东晋朝廷被琅琊王氏的子弟把持,让司马睿非常不满。于是司马睿开始冷落宰相王导,并提拔大臣刘隗、刁协等人为心腹,招揽流民组建军队,想从王敦手里夺回东
2023-05-31 11:47:00
王敦支持司马睿称帝,为何又两次起兵对抗他?
...晋建立之初,王导导内掌朝政,王敦外握兵权,琅邪王氏子弟全部出任要职,形成“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虽然,司马睿在登基时,想让王导与自己共坐龙床,但作为一个皇帝,司马睿绝对不愿
2023-07-10 08:07:00
东晋时期的琅琊王家有“王与马共天下”之称,他们为何不敢篡位?
...选官制度,实行九品中正制,剥离名门望族的背景,广纳寒门子弟,但也仅仅在曹魏初期起到一定的作用,到了西晋时期,中正在选官中尤为看重其家世的封爵与官位,对于其的才能鉴定则一概不论
2023-06-09 10:42:00
他是东晋王朝奠基者,却从不贪功自傲
...些垄断读书权的地主家族,也因此垄断了仕途。至于其他寒门子弟,有幸能读书,只好当他们的弟子、学生或女婿。而这些世家,本身也屡屡联姻,最终形成了庞大的家族网络。这些豪门到底有多强
2024-02-29 22:02:00
石崇从有钱任性到身亡财尽,演绎了西晋王朝的兴衰
...,家世门第逐渐成为官员选拔的唯一标准,形成“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局面,“九品中正制”成了门阀士族巩固政治权力的工具,而且,士族子弟一入仕,就会担任官职、待遇较高的清闲职
2023-05-31 11:57:00
更多关于人文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