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订阅
  • 人文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类别:人文 发布时间:2023-12-09 05:38:00 来源:戏说三国

周定王十八年(前589年)六月十七清晨,晋、齐两军在各自主帅——晋中军将郤克、齐国国君齐顷公的亲自带领下,于鞌地(济南长清区马山镇)展开对峙,随即爆发了空前激烈的野外大会战。

在各自主帅的指挥下,晋、齐两军快速接近,随后开始接战;在鞌地的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战场四周都是往来驰骋冲锋的晋军(晋、鲁、卫、狄联军)和齐军的兵车,双方士卒随着各自将佐的指挥,进行着殊死的搏杀。

战斗的过程,上一篇文章——《擐甲执兵、吾子勉之——晋齐鞌之战》中,已经介绍得很详细了,这里就不再复述;总之,齐军在战斗中惨败,齐顷公也失去了对军队的有效指挥和控制,只能被败军裹挟着撤退。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在败退的过程中,齐顷公的座车被追击的晋军司马韩厥给紧紧咬住,几次奔逃都摆脱不了。双方的兵车围绕着距离鞌地不远的华不注山(济南华山地质公园)追逐了三圈;惶恐不已的齐顷公怎么也甩不掉韩厥的奋力追击,并且他的座车骖马还被路边的小树枝给挂住了轭带,困在了原地;一片手忙脚乱之中,尾随的韩厥已经追上了齐顷公的座车,齐顷公也即将被韩厥俘获。

因为韩厥的车右当时已经战死,可遗体还在车厢内;韩厥不忍心将同袍的遗体推下车,于是趁着即将围住齐顷公的时候,暂时停车,伏下身子将车右的遗体摆平整、安放在车厢内;就在韩厥放低对齐顷公的注意力,安置车右遗体的机会,齐顷公的车右逄丑父主动在车上和国君更换了位置,自己站到齐顷公本来所在的车左位置,而让齐顷公站到了车右位置。

逄丑父这么做的目的,是想由自己来假冒国君(齐顷公),而让真正的国君可以因此蒙混过关,从晋军的包围圈中逃脱。

就在逄丑父和齐顷公交换在车上位置的时候,已经安置好车右遗体的韩厥驾车来到,并指挥着晋军士卒们包围了齐顷公的座车。韩厥并不认识齐顷公,来到了齐顷公的座车边后,便向着齐顷公应该站的位置上的人恭恭敬敬地行礼,对着他认为的齐侯(逄丑父所假扮的)履行了外臣参拜国君之礼,又按照礼仪制度向(假冒的)齐侯奉上酒、玉佩,言辞谦卑地向齐侯‘赔罪’(因为马上要俘虏齐侯了嘛)。

韩厥一本正经地向(假冒齐侯的)逄丑父行礼,又说了一大通场面上臣子参拜国君的礼仪废话,逄丑父便断定面前的这个晋军将领(韩厥)不认识国君本人(齐顷公),这才有了之前的‘行礼、赔罪’行为。

为了让国君(齐顷公)快点从晋军的包围圈中脱身,于是(假冒国君的)逄丑父当即摆出‘诸侯国君’的架子,大模大样地接受了韩厥的大礼参拜,还顺势故意装作暴躁发怒的样子,呵斥自己的车右(齐顷公假冒的)赶快下车去附近的华泉给自己打水来喝。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此时犹自惶恐不安的齐顷公,听见假冒自己的逄丑父在大声呵斥指使自己,让自己去华泉打水后,自然明白逄丑父是想趁晋军将领(韩厥)分不清齐侯真假的机会,让自己趁乱逃走;因此,惊喜交加又万分感激逄丑父的齐顷公,还来不及表达对逄丑父的感激之情,立刻将计就计,听从‘国君之命’下车,然后乘坐着副车离开,以‘给国君取水’的名义离开了晋军的包围圈。

就这样,因为逄丑父的机智忠心,即将被韩厥在战场上俘获的齐顷公绝地求生,从晋军的重重包围之中成功脱险,避免了被晋军主帅、老仇人郤克羞辱讥讽的下场。

齐顷公假冒国君车右、以给国君打水的名义离开了晋军的包围圈后,韩厥久候也不见其返回,倒也不以为意,以为齐侯的车右恐怕是惶恐不安,胆小逃跑了;于是,韩厥便带着俘获的(逄丑父所冒充)齐侯,从华不注山下胜利返回了晋军大营,准备向主帅郤克汇报这一空前的喜讯和巨大的战果。

此时的郤克,在意外地带头冲锋而击溃了齐军的主力之后,正指挥着晋军主力在鞌地继续四处追击溃逃的齐军,以求彻底击败对手、扩大并稳固来之不易的胜利战果。

随着韩厥的回营,郤克很快就得知了‘齐侯’已被韩厥所生擒、并押到了晋军的大营;大喜过望的郤克当即迫不及待地返回大营,并命韩厥将齐侯这个老仇人、老冤家给押到自己面前来,准备好好地当面羞辱他一番,给齐侯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不过,郤克是不会直接杀齐侯的——齐顷公毕竟是大国的国君,王室的诸侯,而郤克只是晋国的外臣;要是郤克悍然‘以臣弑君’的话,不但齐国此后要和晋国死磕到底,就是晋景公本人都不会再支持他的这个行为;而晋国将来以‘诸侯盟主’身份再去统领其他盟国,从名义上和权威性上必将因此受到严重的损害;而楚国干涉中原局势的借口也更加充分。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回营的郤克久等多时之后,总算等来了韩厥,以及被俘的、所谓的‘齐侯’;但‘齐侯’被带到自己面前时,郤克一眼就看出来这并不是齐顷公本人(郤克当初是见过齐顷公的,并在和齐顷公见面时受到了其母子的讥笑和侮辱,所以郤克对齐顷公的认知记忆深刻、绝不会认错;这次晋、齐大战,很大的原因都是由此而起);于是,震怒不已的郤克当即大声喝问——胆敢冒充齐侯者到底是谁!

直到这个时候,冒充齐顷公的逄丑父才向郤克、韩厥等晋军将领们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只是齐侯的车右逄丑父,因为被追击的晋军包围,又要掩护国君逃脱,所以才在华不注山下晋军的包围圈中冒充了齐侯,随后被韩厥给当做‘齐侯’带到了这里;而真正的齐侯,就是那个在华不注山下被自己‘呵斥’、然后被派到华泉去打水、一去不返的车右;这个时候,假扮车右的齐侯早就脱险了。

眼见自己受了欺骗,被一个小小的车右给戏耍了一番,一心要向齐顷公复仇而不能得遂心愿的郤克顿时勃然大怒,立即命人将这个胆大包天、欺骗自己的逄丑父给推出去,当众斩首,以泄私愤。

对郤克的震怒和即将到来的处刑,逄丑父毫不畏惧、坦然处之;他一边主动大步往外走,一边大声地说:

“从来都没有见过能代替国君承担祸难的人,现在你们眼前就有一个,难道还要被杀吗!”

而听见逄丑父的嘲讽后,郤克也有些犹豫不决,在考虑了一会儿后,他摇头叹息着说:

“不畏惧死亡、也要使他的国君免于祸患的人,要是以此来杀了他,是很不吉利的;还是赦免了他,用他来鼓励那些尽忠报效国君的忠臣吧。”

于是,郤克下令赦免了逄丑父,然后释放了他,让他自行返回齐军的营地。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因为逄丑父在危难时刻的忠义护主举动,才让齐顷公侥幸地逃脱了在华不注山下被晋军所俘虏、羞辱的难堪命运;因此,齐顷公脱险之后,感念于逄丑父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亲自率兵攻击晋军,去把逄丑父给救出来。

于是,好不容易从华不注山下脱险、并和齐军主力重新会合后的齐顷公重整了旗鼓,亲自带着剩余的齐军三次突入了联军的大营,又三次杀出了重重包围,为的就是去寻找逄丑父的踪迹,解救他出险地。

当齐顷公几次突击晋军军阵时,遇见的敌军是晋军的盟友白狄人和卫国军队;接战之中,狄、卫两军得知是齐侯亲自率军前来,所以都故意不和齐顷公当面对阵,而是稍做抵抗后就撤退了;白狄军队的士卒甚至以兵戈来护佑着齐顷公顺利突出联军大营,以此作为对齐侯的尊重和礼遇。

齐顷公接连突阵,数次从联军的大营中进出,直到遇见了被郤克释放的逄丑父后,得偿所愿的齐顷公才率领着齐军的余部由徐关(山东临淄以西)退回了齐国国内,脱离了和联军的战场接触;至此,晋、齐两国之间空前激烈的野外会战——鞌之战,以晋军(为首的联军)大胜、齐军大败而结束。

在取得了‘鞌之战’大胜之后,为了彻底雪耻,晋军主帅郤克力排众议,拒绝了同僚们和盟友的‘就此罢兵’劝告,继续率军乘胜追击,从丘舆(今山东省益都西南)进入了齐国境内,包围并攻击了齐国的马陉邑(在丘舆以北),大有继续进攻、一路东进,不拿下临淄城绝不罢休的意思。

在以晋军为首的联军的猛烈攻势下,之前一度目中无人、轻狂嚣张的齐顷公在经过‘鞌之战’的这一次的败阵、又险些被俘的深刻教训后,总算知道了晋国的霸主地位确实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撼动的,晋军的威力也不是齐军能抗衡的。

在现实的面前,齐顷公不得不向率军来攻的郤克低头服软,派出了齐国正卿(相当于晋国的中军将兼执政大夫、楚国的令尹,即郤克和子重目前的位置)国佐(又名宾媚人)出使联军的大营,向联军主帅郤克发出了‘和议’的请求。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为了表示齐国这一次的‘请和’诚意,国佐在出使联军大营时,奉齐顷公之命,将之前齐国攻灭纪国时所得到的纪国礼器——甗和玉磬(都是代表着高等级贵族身份的高级礼仪器具)进献给了郤克(请郤克转交给晋景公)。

而稍后和郤克的交谈之中,国佐还暗示郤克——齐国可以用向晋国割地的行动来表达齐国的诚意,以达成新的‘晋、齐和约’。

但郤克的性格固执执拗,并且很记仇,当年被齐顷公和其母萧同叔子所轻侮、嘲讽的往事,郤克依旧耿耿于怀,根本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齐国和老仇人齐顷公。

于是,郤克拒绝了国佐诚意满满的“献礼器、割地”媾和请求,而是毫不客气地向国佐提出了己方(晋国联军)的对齐和谈条件,一共只有两条:

一、齐国以齐小君为质——必须让齐侯之母(即齐顷公生母萧同叔子;国君之母被称为小君)到晋国去做人质,以此做为晋、齐盟约的保证;

二、尽齐东亩(齐国所有的耕地,田垄必须由南北方向改为东西方向;晋国在齐国的西面,逼迫齐国将田垄改为东西方向,就是预备将来晋、齐两国再起冲突的话,晋国的兵车自西向东进入齐国时可以畅通无阻);

郤克向国佐提出的这两个‘和议’条件,对齐国来说不但苛刻,甚至可以用“丧权辱国”来形容,要是国佐就这么低头认怂、答应郤克这两个条件的话,那齐国以后就不要再在中原诸侯圈子中混了(齐顷公就差跪下来喊晋景公‘公父’了)。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因此,国佐坚决不同意郤克提出的和议条件,直接义正词严地反驳郤克说:

“我国小君(萧同叔子)是我们寡君的母亲,如果从诸侯之间对等的地位方面来说,那我国小君也就相当于晋侯的母亲;郤子您(郤克)凭借着大国上卿的地位,在诸侯中发布重大的命令,可以得到顺利地执行,这就是大国的信义所致;而您现在说一定要把我们寡君的母亲作为人质以取信诸侯,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您将来又要怎样面对周天子的命令呢?您这样做,是用不孝的行为来命令诸侯。《诗》中曾说:‘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孝子的孝心没有竭尽,永远可以感染你的同类)。’如果您用不孝的行为来号令诸侯的话,这恐怕不是高尚道德的行为准则吧!

我们齐国的先君曾对国家的土地制定疆界、划分地理,以‘因地制宜’为规则,以为国家和百姓获取相应的利益。所以《诗》中还说:‘我疆我理,南东其亩(我划定疆界、分别地理,以南向东向为方向来开辟田亩)。’现在,您又让诸侯们定疆界、分地理,反而对我们齐国说什么‘尽齐东亩(齐国的田垄全部东西朝向)’;您这样不顾地势是否适宜,只管自己兵车进出齐国有利、强行改变田垄方向的行为,恐怕不符合我们齐国先君的政令!违反先君的遗命,是不合道义,强行要我们这么做,晋侯将来还怎么做诸侯的盟主?而我齐国先君疆理天下,以因地制宜为上善之举,怎么可能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更改仟佰走向、惟晋国兵车之利而从呢?晋国这样做,确实是有缺陷的。

尧舜禹汤四王能统一天下,靠的是能树立德行、而满足诸侯们的共同愿望;先侯伯(指齐桓公、晋文公)能号令诸侯,是靠自己的勤劳尊王、而安抚诸侯,使大家都能服从天子的诏命。现在,您要求会合诸侯,同时提出如此不合道义的条件来满足您没有止境的欲望,那怎么可以?《诗》中又说:‘布政优优,百禄是遒(政事的推行宽大和缓,各种福禄都将积聚)。’现在看来,您的行事风格确实够不上宽大,还丢弃了原本的各种福禄,这对诸侯们的害处就更大了。

如果您不肯让步,坚持要如此来对待我们齐国的话,我们寡君之前曾命令使臣我,有话向您汇报:“您带领晋侯的军队光临敝国,敝国会用微不足的财帛,来犒劳您的左右随从。我们害怕晋侯发怒,不敢与您所率的军队接战,因此我军战败了。假如您惠临我国,而肯赐我国之福,不灭亡我们的社稷,让齐、晋两国继续保持过去的友好关系,那么我们先君所留下一些简陋粗鄙的器物,和齐国的贫瘠土地,我们是不敢吝啬的。假如您还是不肯允许两国之间达成和平,那么我(齐顷公)就请求收集所剩不多的残兵,背靠临淄城下,和您的军队再做最后的一战(‘惟背城迎敌、血战到底而已’)。敝国如果有幸战胜了,也会听从贵国的吩咐,而不幸战败了,更不敢不听从贵国的命令;希望您能够加以考虑。”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国佐所说的都是实话,齐国也不是陈、蔡、曹、卫这些小国,可以任由晋国拿捏欺压,郤克对齐国的这两个谈判条件,确实也是太苛刻、太不把齐国放在眼里了,简直是不把第一代诸侯霸主齐国当做地位相等的国家来看待。

齐顷公虽然年少轻狂、骄横跋扈、目中无人,但对母亲确实是极孝顺,郤克的‘以小君为质’的和议条件,让他把母亲送去晋国当人质、接受外人的欺压羞辱,想都不用想,齐顷公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而“尽齐东亩”这一条,事关着齐国的国家战略安全和军事防御策略,齐顷公也不可能同意。

因为当年在齐国所受到的齐顷公的轻侮和慢待实在太过分,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所以心胸狭隘的郤克想在取得战场优势之后,以更屈辱的条件来羞辱齐国和齐顷公,以完成‘复仇’的目的。

但郤克所提出的这两条和议条件,让齐顷公实在无法接受,如果郤克硬要一意孤行的话,晋、齐双方的谈判必将破裂,而两国也将继续开战;长期持续的战争所导致的额外损失,是晋、齐两国,乃至其他牵扯在内的国家都无法承受的。

而晋、齐战争旷日持久、导致双方损耗巨大,最后由此得到最大利益的国家,必定是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的南方霸主——楚国。

面对着郤克的得理不饶人和步步紧逼,不但齐国君臣坚决予以抵制、准备奋起反击,就连远在新绛的晋国内部,都有人反对郤克逼迫齐国太甚,怕这样下去事情会失去控制,导致两国的关系彻底破裂,就像当年的晋国和秦国一样,从盟友变成了世仇(其实这就是晋景公本人的想法,不过晋景公不好亲自出面去压制郤克,只好让下面的卿士大夫们发表反对的意见)。

当时,就连当年和郤克一起出使齐国,被齐顷公母子戏谑侮辱,现在又率军参与郤克的‘伐齐之役’的鲁国大夫季孙行父、卫国大夫孙良夫两人,为了避免齐国和齐顷公在受郤克压迫、气不过的情况下转移怒气,以攻打鲁、卫两国来泄愤,于是也转过头来劝老朋友郤克不要将齐国逼得太紧了,以免事情一旦做过了火,大家彻底撕破了脸,都不好收场。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季孙行父、孙良夫劝谏郤克说:

“齐国这是怨恨我们了;之前在鞌地的作战中,齐国士卒中战死的和溃败失散的人,都是齐侯所亲近的侍从和亲信,因此齐侯本来就对我们(晋国联军)深深忌恨。您如果还是要坚持这样的和谈条件,不肯答应齐国使者的求和,那么必然导致齐国君臣更加地仇恨我们。而您已经打败了齐侯,当初在临淄所遭受的屈辱也已经还给了齐国,这还有什么再可以去追求的事情了呢?如果您得到了齐国的服软归附,我们两国也得到了之前(被齐国入侵而)失去的土地,缓和了和齐国的关系,这样的荣耀,难道不是很多了吗?齐国和晋国,都是由昊天与王室所授与的,地位相等,难道您觉得将来一定只有晋国会永久的占据胜利吗?还请您要好好想一想。”

在诸人的劝说之下,郤克也有所醒悟,于是接受了鲁、卫两国大夫的劝谏,勉强收回了之前所提出的苛刻和谈条件,并接受了国佐献上的纪国礼器,与国佐继续进行‘和议’。

之后,郤克通过国佐向齐顷公回话说:

“下臣们率领兵车前来,是奉我们寡君之命,来为鲁、卫两国求情,请求您的宽宏大量的;如果这次能够完成寡君的命令,有话可以复命的话,这就是君上您的恩惠了,岂敢不遵命而行?”

就这样,晋、齐两国总算避免了再次大打一场的糟糕局面,继续进行‘和议’谈判。

周定王十八年(前589年)七月,距离‘鞌之战’结束后一个月,在经过了一番仔细的讨价还价艰难谈判后,郤克率领出征的晋国卿士和齐国正卿国佐在齐国爰娄(山东临淄以西)举行了盟会,联军中的鲁国、卫国大夫等人也一并出席盟会,‘晋、齐联盟’由此得以重建,齐国也重新被拉回到了以晋国为首的中原诸侯联盟之中,再次归于晋国的势力范围之下。

而应郤克所提出的新要求,齐顷公将之前出兵侵占的鲁国汶阳之田归还给了鲁国,又将伐卫时所侵夺的卫国城邑也归还给了卫国,以此来作为对新盟约的保证。

晋齐鞌之战:英勇的晋军与齐军的决战

‘爰娄之盟’完成后,郤克率领晋国军队从齐国境内撤军,胜利地返回了国内,参与联军的鲁国、卫国军队及白狄军队也各自回师;在不懈努力之下,齐国终于保住了国君、小君的尊严和面子,国内田垄的走向也可以继续维持着南北走向;晋、齐两国之间大打一场之后,又暂时恢复了相对平静的盟友关系。

以上内容为资讯信息快照,由td.fyun.cc爬虫进行采集并收录,本站未对信息做任何修改,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照生成时间:2023-12-09 09:45:01

本站信息快照查询为非营利公共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信息原文地址:

国君取笑外国使节,引起多国大战
...日,大军交战。齐顷公身先士卒,冲到第一线。齐军果然英勇,晋军还真不是对手。 在混战中,郤克还受伤挂彩,鲜血流到车子上。不过,此刻的郤克知道,晋军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后退。因为侧
2024-01-12 09:09:00
齐顷公挑战晋国霸权,引发鲁卫危机
...带领的卫军,继续浩浩荡荡地前行,寻求和齐军进行野外决战。就在进军的途中,晋军中有某位高级军官犯了军法,将要被主管军法的司马韩厥依律执行军纪、公开在军营中斩杀;主帅郤克听说此事
2023-12-05 05:56:00
...国交手。最开始的时候,秦昭襄王其实是想要避免和赵国决战,因为当时秦国连年打仗,国力损耗也不小。但是后来,因为韩国用了一连串计策,导致秦国不得不提前和赵国进行决战。这场决战,就
2023-05-31 10:30:00
孔子哪个得意门生,改变了五个国的命运
...下弟子,希望弟子挺身而出,拯救鲁国于水火之中。子路英勇无畏,第一个站出来,孔子摇摇头。子张和子石请求前往,孔子还是摇头。孔子的拒绝不无道理,子路敢作敢为,但行事鲁莽。子张虽学
2023-05-01 11:07:00
...威烈王死后继位,在位26年,病死。葬处不明。在位时封齐国大夫田和为齐侯,是谓“田氏代齐”。人物生平姬骄在位期间,齐相田和在公元前391年将齐国国君康公放逐到海上,只留下一城之
2023-10-22 21:01:00
春秋367年的诸侯争霸历史
...争霸。公元前597年,楚庄王见时机成熟,决定与晋国展开决战。同年楚庄王亲自率军攻打郑国,晋国连忙派荀林父率军救援,随后楚、晋两军在邲地(今河南郑州)遭遇,大战一触即发。邲之战
2023-05-22 08:33:00
​春秋时期的鞌之战,大大削弱了齐国在诸侯国中的地位
春秋末期,公元前589年六月十七日,齐国和晋国在山东鞌地(今济南市西一带),开始交战。鲁国和卫国都是晋国的盟国,也参与了这次战争,但是最主要的交战双方还是晋国与齐国。战到最后,晋
2023-01-10 11:12:00
齐国和晋国都被人篡夺了,秦国和楚国笑到了最后
齐国被田氏篡夺,但齐国的国号保存了下了,因此齐国只能算是换了一个朝代,并没有影响齐国的国祚,但齐国末代国君齐康公,却是寿终正寝,田氏代齐,并没有给姜太公的子孙,带来过多的杀戮,齐
2023-05-31 11:27:00
晋文公只是击退了楚国,为什么成了公认的霸主?
...晋国打一场。而楚成王的意思,却是想把这场晋楚两国的决战延后。最终,国君和大将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所以后来,楚国军队直接分裂了。楚成王带了大部分军队回去,而子玉则是
2023-02-03 19:50:00
更多关于人文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