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订阅
  • 汽车

裁员风波后,拿到独立生产资质的蔚来自救成功了吗?

类别:汽车 发布时间:2023-12-09 00:42:00 来源:蔚来汽车ES8 VISTA看天下

(ID:ishijie2018)

原标题 | 蔚来汽车,一场事先张扬的自救

作者 | 杨 俏

编辑 | 田晏林

运营 | 刘 珊

在轰轰烈烈造了九年车后,蔚来终于拿到了新能源车企最宝贵的生产资质。要知道,在第一批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是最后一个拿到独立生产资质的。12月5日,李斌在三季度业绩电话会上表示“从制造角度,如果我们完全由自己独立制造,制造成本会下降10%”。对此,也有网友开玩笑称“现在压力来到了小米汽车这边”。

继11月初的裁员风波过后,蔚来一度被笼罩在“巨亏”“濒临倒闭”的负面新闻中。为了挽回市场信心,这位身处多事之秋的造车新势力“老大哥”顶着压力,近一个月来不断向外界释放利好消息。

蔚来先是陆续宣布与长安汽车、吉利控股签署换电业务合作协议,减轻了自己换电的压力。12月5日,蔚来又公布了三季度业绩,本季度蔚来营收达到190.7亿元,同比增长46.6%;交付量为5.5万台,同比增长75.4%,双双创下单季度历史新高。

同时,蔚来三季度整车毛利率终于回归到两位数,达到11%。在当晚电话会上,蔚来方面表示,这是受益于高售价车型占比提升,零部件成本下降,交付量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此外,毛利率的提升也与销售政策的精细化管理有关。

不过,财报显示,三季度蔚来依旧净亏损了45.6亿元,同比增长10.8%,好在亏损有所收窄,比第二季度下降了24.8%。

就在蔚来三季报发布的同一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2023年12月5日,公司接到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项目《竞价结果通知单》,早前宣布出售的三个资产包,其中资产二包受让给合肥恒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市界」通过天眼查App股权穿透发现,该公司背后的主管部门是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而资产一包、三包涉及给蔚来代工的F1、F2工厂,合计交易价格为31.58亿元,一次性付款,受让方是蔚来汽车科技(安徽)有限公司(简称“蔚来汽车”)。

公告一出,坐实了蔚来通过收购江淮工厂资产获取独立生产资质的消息。谈及此次收购动机,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在电话会上表示:“从制造角度,如果我们完全由自己独立制造,制造成本会下降10%。”

01

告别代工模式

12月4日,蔚来汽车科技(安徽)有限公司赫然出现在工信部网站“车辆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中。

尽管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对媒体表示“暂时没有任何信息可以发布”。但当天,包括蔚来副总裁沈斐、蔚来智能驾驶负责人黄鑫等在内的多位公司高管在微博上表示,“今日将见证历史、微博暂时停更。”似乎从侧面印证了这一消息的可靠性。

据了解,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的主要作用是,公开车辆生产企业和获得正式公告的车型,可以查询到的企业均为有生产资质的企业。能够出现在这个系统里,意味着该企业将拥有“独立生产”的资质。

蔚来与江淮汽车的合作始于2016年4月。但在今年10月19日,江淮汽车以44.9亿元公开挂牌转让部分资产,其中就包括给蔚来代工的两个工厂——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蔚来F1工厂)和蔚来第二先进制造基地(蔚来F2工厂)。

彼时业内普遍认为蔚来会是这两个工厂的“接棒者”。一来,江淮汽车为蔚来代工近8年,双方有合作基础,二来,作为造车新势力的“老大哥”,蔚来是车圈内为数不多还未获得独立造车资质的车企。

如今,随着靴子落地,意味着市面上带有“江淮汽车”尾标的一些蔚来车型要成绝版了。曾经觉得这四个字是“跌份儿”存在的蔚来车主们,终于不用再费劲抠掉尾标了。

裁员风波后,拿到独立生产资质的蔚来自救成功了吗?

按照当前的产业政策,行业主管部门对整车生产企业施行准入制管理,每家进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目录公告的整车生产企业均有一个相对应的目录序号。例如,北京理想汽车对应的目录序号为“210”,小鹏汽车(肇庆)对应的目录序号为“140”。而蔚来汽车的目录序号为“214”。

据了解,早前江淮为蔚来代工时,F1工厂产能为30万辆/年,主要负责ES8、ES6、EC6、ET7以及ES7等车型的生产,F2工厂于2022年9月份正式投产,位于合肥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区,该工厂产业园是蔚来与江淮汽车共同建设。F2工厂规划年产能30万辆,主要负责ET5车型生产。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市界」,此前政策对造车新势力生产资质的发放非常严格,蔚来能够拿到生产资质十分难得。

曾经在资本的支持下,不少新能源汽车涌入市场,乱象频出。为了规范行业造车标准,2015年,工信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要求,新建车企想要获取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需要迈过两道坎。

首先需要获得发改委对该项目的审批核准,之后,获批企业还要通过工信部《乘用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和《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的考核,并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只有完成这一步才算是正式获得了纯电动汽车的生产资质。

要获得资质并不容易,需要对生产能力、产品一致性、售后等各方面进行全面评估。

因此不少造车新势力选择通过收购的方式拿到生产资质。比如理想汽车花费6.5亿元收购力帆汽车获得造车资质,小鹏汽车结束了海马汽车的代工后,花费12.5亿元收购了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从而获得生产资质。

裁员风波后,拿到独立生产资质的蔚来自救成功了吗?

02

为何蔚来最晚拿到造车资质?

关于蔚来通过收购江淮工厂拿到生产资质,外界有两点疑问:

一是李斌原本是坚定的“代工”支持者,怎么会斥巨资买下工厂呢?毕竟31.58亿不是个小数目,还要一次性付款,处在亏损中的蔚来为什么要扛下这个重资产?

二是自2016年开启合作后,双方不断加深关系。天眼查App显示,2021年3月双方各出资2.5亿元,持股比例50%,成立了江来先进制造技术(安徽)有限公司,江淮将继续代工制造ES8、ES6、EC6 等蔚来车型,代工截止日期到2024年5月。为什么收购行动不能等到合作结束后再进行?

的确,早期的蔚来坚持代工之路,在李斌看来,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蔚来作为创新型的公司,资金、资源有限,合理地进行取舍非常重要。其次,江淮拥有成熟的生产制造经验,也愿意按照蔚来的工艺和流程标准执行。

采用“代工模式”的蔚来,不仅可以有效节省投资和生产周期,还能让交付量跑得快些。数据显示,2018年,蔚来全年累计交付量突破了1万辆大关。彼时,小鹏汽车2018年12月才开始交付,而理想是三家中最晚交付的车企,2019年12月才正式开始交付。

面对这样的成绩,李斌更加坚持认为代工之路是走得通的,“已经交付了这么多车给用户,而且用户总体上评价还是不错的,即使有一些体验方面的改进,也都不是制造方面的。”

但代工这条路并非所有车企都认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就非常抵触,在他看来,风险大不说,研发、销售不是车企干,出现了质量问题是车企负责,双方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实操中产生的各种问题,会让他每天睡不着觉。

因此,威马成了一众造车新势力中最早拿到造车资质的企业。随后,经历过代工的小鹏汽车、理想也在后续发展过程中,花费数亿元通过收购辗转拿下了生产资质。

只有李斌还在坚持。他觉得让每一家新的创业公司花那么多钱建厂,让大家去做自己不一定最应该花精力的事情,事实上不一定是对的。

裁员风波后,拿到独立生产资质的蔚来自救成功了吗?

彼时,政策方面也认可这一代工模式的存在。2018年12月6日,工信部公布了《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

其中第二十八条写道:“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

李斌的思想转变大概率发生在2022年。这也能解释外界的第二疑惑,为什么双方这么着急。

2022年初,工信部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委托生产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新能源车生产的委托方与受托方均需要生产资质,只有工厂有资质的 “代工” 不再可行。这就是所谓的“双资质”。

当年10月28日,工信部公开征求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准入许可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时,征求意见稿已将原管理办法中的有关“鼓励设计研发企业和生产企业合作、允许委托加工生产”的相关条款删除。

有投资者对「市界」分析称,代工模式需要双方皆具备相同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所以,即使蔚来还让江淮汽车代工,也需要拿到自己的资质才行。

江淮方面,与蔚来汽车同作为合肥市的标杆车企,也有经营方面的压力,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可能性。

江淮与华为的合作传闻早于2019年就开始了,直到2023年初才正式确认江淮汽车加入华为智选模式。因此,江淮汽车剥离工厂的举措,被外界视为将精力转移到与华为的合作上。据悉,双方在合肥投资建设一座年产能30万辆的新能源乘用车工厂,预计会在2024年投产。

有资深车评人对「市界」表示,合肥在布局上的转型,其实蔚来已经在合肥稳住了,江淮和蔚来再绑定也没必要,反而江淮需要与蔚来剥离,全力转向与大众、华为的合作。

还有一个推进的因素是,2023年初,“汽车生产资质无法销售”的言论在市场上流传。换句话说,国内汽车生产资质可能不再允许出售,只能注销。像蔚来、江淮这样的代工模式将不再被批准。

上述投资者表示,通过收购拿到资质无疑是最快的方式,但这其中涉及到蔚来的资金、江淮的国有资产打包转让、安徽国资委的运作等种种复杂的因素,蔚来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一系列因素之下,被李斌看好的代工模式来到终点。但究竟双方是谁主动迈出的这一步,或许背后的故事只有主角最清楚。

业内人士表示,获取独立造车资质的蔚来,有了自己的工厂,可以更好地生产产品,也有望在供应链的协调、供货周期以及生产控制方面拥有更大的决定权。

拿到独立生产造车资质对蔚来而言,还不够。事实上,今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虽然蔚来增加了销售和服务网络,目前,销售顾问大约有5700人,其中3000人都是9、10月份刚刚入职的。但李斌坦言,这部分人的销售能力需要培训一段时间后,才能释放出来。

为了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李斌在电话会上强调,换电模式已经到了开放的地步。此外,蔚来将推迟或削减三年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与岗位、取消低效岗位等。例如,电池自制已经让蔚来在三年内无法改善毛利率,为此,蔚来除了继续研发电芯之外,还会委托别人生产,降低成本。

如今,随着生产造车资质到手,李斌预计,在保持价格稳定的情况下,蔚来第四季度总交付量将达到4.7万-4.9万辆。

电话会上,蔚来也提到了,2023年12月23日将在NIO DAY上发布一款全新的旗舰车型,但更多细节没有透露。不过,蔚来品牌与传播助理副总裁马麟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蔚来将推出一款非常重磅的车型。此前业内有消息称,该车或命名为ET9,定位在百万级别。若消息属实,这将是蔚来在获取独立造车资质后,交出的第一款车。

在众多城市里,合肥一直被冠以“最牛风投之城”的头衔。自2019年合肥市政府把蔚来从“ICU”中拯救出来后,李斌如今也成了合肥政府的高级招商专员,如此再看现在蔚来与江淮汽车解绑的消息,种种动作的背后,无论对于蔚来还是江淮,都是水到渠成。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以上内容为资讯信息快照,由td.fyun.cc爬虫进行采集并收录,本站未对信息做任何修改,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照生成时间:2023-12-09 06:45:09

本站信息快照查询为非营利公共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信息原文地址:

12月4日,有消息称,蔚来已获得独立生产资质。稍早前,包括蔚来能源高级副总裁沈斐等多位高管纷纷在其社交平台上喊话,“要见证历史”“今天停更”。同日,时代财经在工信部的“车辆生产企
2023-12-05 07:50:00
告别“江淮代工”帽子 蔚来获得独立造车资质
...统”显示,蔚来汽车科技(安徽)有限公司获得独立生产资质,生产地址为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白塔路299号,法人代表为秦力洪。仅在数个小时后,蔚来获得生产资质的消息已传遍全网
2023-12-05 20:28:00
合盛硅业举报风波:实控人与原总经理的恩怨是非
...企业生产“低沸物”需要取得应急管理厅和环保部门审批资质,合盛硅业此前并未取得该资质,因此,其生产“低沸物”过程本身属于就违法行为。童建彭进一步指出,2012年,方红承出任合盛
2023-11-14 10:13:00
蔚来可以独立造车了?
...安徽)有限公司现身其中。一时间,“蔚来汽车获得生产资质”“蔚来汽车不再贴‘江淮汽车尾标’”等成为热议话题。对于拿到独立造车资质,蔚来汽车方面并未正面回应,但其高管在微博上“今
2023-12-05 00:17:00
造车梦未碎,自游家nv或将东山再起
...游家NV却并非因为资金问题倒闭,反而是因为代工车企的资质问题导致倒闭。大乘汽车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这应该是李一男选择它的最大原因,不过大乘汽车本身状态并不好,背负巨额债务
2022-12-18 13:10
造车“失败者”联盟:4年近30家新势力“消失”,下个十年谁还在场?
...工停产的场面走向终局。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缺少生产资质、资金困难、管理混乱是多家新能源车企中途夭折的主要原因。其中,自游家是生产资质出现问题的代表,曾大规模铺线下门店,却因生
2023-04-25 10:26:00
江淮转让蔚来工厂,买蔚来不用再“抠标”?但归谁生产?
...工的两个工厂,当初都是蔚来掏腰包自建的,只不过生产资质来自江淮汽车。而这次说是转让,其实也就是给蔚来,后者通过购买的方式,接手生产资质,从此以后实现独立制造,告别买蔚来抠江淮
2023-10-29 14:54:00
集度和小米,中国最后的造车新势力?
...乘V07的出现,代表大乘汽车很可能恢复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是,自游家是否能重新回归?希望可能很渺茫。自游家的倒闭拉响了资质大门收紧的警报,而直接导致自游家无法继续进入市场
2023-06-20 13:27:00
蔚来疑似已经有了的造车资质,但是总裁秦力洪回应并不明确
...发展潜力和自主权。然而,关于蔚来是否已获得独立生产资质的问题,总裁秦力洪的回应显得既谨慎又模糊。这种既不确认也不否认的态度可能表明公司正在为更大的战略布局等待合适的时机。值得
2023-12-12 13:36:00
更多关于汽车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