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订阅
  • 军事

老兵的热泪 军旅的记忆

类别:军事 发布时间:2023-09-15 05:47:00 来源:每日看点快看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

老兵的热泪 军旅的记忆

■本报记者张磊峰特约记者李佳豪通讯员姜瑞马耀辉

老兵的热泪 军旅的记忆

老兵的热泪 军旅的记忆

地点:火炮射击阵地

最后一个训练日,与朝夕相伴的“老伙计”告别

这是一场特殊的送别仪式。

阵地上,火炮引弓待发;队列前,官兵掌声热烈。

身披“欢送幕后英雄”绶带,第77集团军某旅中士王毅博健步走到队列前。

几天后,这名老兵将离开心爱的军营。8年前,带着建功军营的梦想,王毅博从职业学校毕业后来到部队。定岗时,由于专业对口,他被分配到炮兵营,成为一名修理技师。

别看王毅博军衔不高,可论业务能力,全旅官兵交口称赞:火炮载具有无故障,他一看便知;处置别人无法处理的故障,他手到病除。

正因如此,有不少其他连队的战士也专程赶来为王毅博送别——他们都是王毅博带出的“徒弟”。如今,这些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奋战在各自不同的修理岗位上。

8年间,修理工间是王毅博的“主阵地”。工作时,他时常要趴在火炮载具的底盘下面,以仰视的角度,检视着其他战友平日难以注意的火炮“另一面”。

纵然对火炮的构造熟稔于心,可王毅博的心中始终藏着几个问号:“炮弹出膛时是怎样的场景?驾驶它纵横沙场又是怎样的感受?”

“王班长,走!”离队前最后一个训练日,连长招呼王毅博登上火炮战车。

“去哪儿?”他从车底探出脑袋问。

“上来就是了。”连长笑着回答。

战车驰骋,黄沙飞扬。来到实弹射击场,战友们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射击准备。王毅博站在一旁,仔细询问每一个射击诸元的含义——入伍8年来,他第一次以这种平视的角度,去观察朝夕相伴的“老伙计”。

完成射击准备,王毅博被连长叫到身边。

“开始射击!”随着射击命令下达,数门火炮同时发出震天怒吼,阵地上顿时火光冲天。看到这番景象,王毅博黝黑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怎么样,够震撼吧?”拍着王毅博的肩膀,连长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每次实弹射击现场都没有你,可每发炮弹出膛的背后都有你。”

“向老兵敬礼!”当官兵们从各个炮阵地重新汇集到一处,连长下达口令。顿时,大家纷纷抬起右手敬礼,久久不愿放下。

“感谢你们为我的军旅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看到眼前的场景,王毅博鼻头一阵泛酸。

看到老兵落泪,战友们纷纷走到王毅博面前,为他拭去泪水:“该道谢的是我们,感谢你8年来的默默奉献!”

一场简短又隆重的告别仪式结束,官兵驾驶火炮战车,载着王毅博返回营区。和往常一样,这名老兵一头钻进修理工间,结果又错过了饭点。

值日员拎着保温餐盒来到修理工间,高声喊道:“王班长,饭给你打来了。八点半开退役士兵欢送会,您可别忘了!”

“饭放工具台上,我忙完就吃。”不见王毅博的身影,只听一个声音从战车底盘下传来,“放心!我把这辆车检修完就过去!”

王毅博的声音有些哽咽。在他看来,今天和过去的2900多天似乎没啥不同,只是这一次,他将和自己“趴在战车底盘下的青春”作别。

地点:连队俱乐部

回忆一件“小事”,品味战友情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若非到了离别这天,下士孔子恒从未想到自己的“泪点”竟如此低。

2021年,孔子恒第一次参加比武竞赛。由于太过紧张,他在操作时出现失误,手掌不小心被擦伤。在卫生连包扎时,他咬紧牙关,忍着疼痛一声不吭。军医告诉他:“忍不住的话,可以喊也可以哭。”他却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我这辈子就没哭过!”

然而,在离队前夜的退役士兵欢送会上,孔子恒却忍不住流下眼泪。以前,他总以为“离别”这个词很遥远,如今却来到自己身边。

“请老兵们说说,自己在军营最难忘的事。”指导员话音刚落,一幅幅画面开始浮现在孔子恒眼前。

最终,孔子恒决定道出那件“小事”:“我最难忘的是那一声‘你好啊,我叫张启龙’……”

原来,孔子恒性格内向,从小就不善于与别人交流。来到新兵连后,看着其他战友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他却在宿舍的角落里静静坐着。

“你好啊,我叫张启龙。”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上等兵主动坐到孔子恒的身边,“一个人坐着很无聊吧?我是咱新兵班副班长,咱俩边走边聊?”

漫步营区,张启龙从家里的庄稼聊到连里的火炮,孔子恒只是静静地听着,半天只轻声回应一句“嗯”或“哦”。倒不是不想说话,只不过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与战友交流。

没有嫌弃他的“冷漠”,张启龙仍带着笑容滔滔不绝地说着。

儿时的趣事、家乡的风景、刚刚看到的新闻……此后,张启龙一有空就会拉着孔子恒散步,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仿佛说话也会传染,在3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一向不爱发言的孔子恒竟然也能在班务会上主动说上几句。

下连后,孔子恒与张启龙去了不同的连队,可他们之间的友谊从未中断。一次打篮球,孔子恒忍不住问张启龙:“当初我那么冷漠,你为啥没有放弃我?”

听罢,张启龙淡然一笑:“新兵时候的我和你一样,像一块石头。可我的班长也从没嫌弃过我,最终还是把我给‘焐’热了。”

带着这份“焐热石头”的温度,孔子恒入伍第三年也成为一名新训骨干。和性格内向的新兵聊天谈心、为遇到挫折的战友进行心理疏导、不厌其烦地给他们教授动作要领……一种暖心的温度在不断传递。

“我最难忘的是在军营中收获了难得的友谊。”退役士兵欢送会上,孔子恒的话音刚落,泪水就盈满了眼眶,“是战友给了我信心,是你们改变了我!”

像在水塘里投入了一枚石子,孔子恒的发言激起了官兵心灵深处的阵阵涟漪。随后的欢送会上,老兵们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讲起战友间的温暖情谊。

地点:营区门口

一个个约定,战友们“等着你回来”

登上营区门口的大巴车,上等兵温都苏一眼就认出了几名同乡的战友。此时,他们早已换上便装,只有温都苏还穿着那身已卸下军衔肩章和服饰标志的士兵常服——他不想这么快就与自己的军旅生涯告别。

看着营门口哨兵手持钢枪静静伫立,温都苏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秋天。

那是新兵第一次参加实弹射击训练,天刚下过大雨,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雾,远处的胸环靶时隐时现。

见到前几组完成射击的战友大多垂着头走下射击靶位,温都苏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背着射击要领。

枪响,靶落。对讲机中传出声音:“3号靶,5发49环!”听到温都苏的成绩,他的新兵班长激动不已:“可以啊。你小子还是个当‘神枪手’的料!”

“当‘神枪手’!”自此,这个信念在温都苏心中深深扎根。

随后两年时光里,那支贴有温都苏姓名的步枪,仿佛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次次伴着他奔跑、匍匐、冲锋,一次次陪着他走上比武场、登上领奖台。

今年初,作为连队“神枪手”,温都苏被推荐参加上级组织的狙击手集训。一次次扣动扳机,他感到自己的梦想化作那颗出膛的子弹,一点点朝着目标飞去。

然而,命运总是爱开玩笑。在一次持枪越障训练中,温都苏不慎从高台上摔落,伤到了膝盖。

“平时活动没啥问题,只是这一年要避免剧烈运动。”医生的话如同宣判,击碎了温都苏的梦想。尽管在军士选晋考核中拼尽了全力,可他仍然名次靠后,最终只能选择退役。

“别灰心,回家后好好养伤,我们等着你!”在老兵离队前的谈心中,指导员对他说,“放心吧,你步枪的编号,连里给你留着,等你二次入伍时,再把它交给你。”

伴着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温都苏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眼泪已经浸湿了衣襟。望向连队送别的人群,他看到同班的战友们手中举着用纸壳制成的标语:“‘神枪手’,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这也是战友们与中士罗林吉的约定。

从一所职业学校毕业后,罗林吉选择参军入伍。由于罗林吉的简历上写着机械修理专业,他被分到了修理连。

谁知走上岗位后,罗林吉对专业几乎一窍不通。无奈之下,营里将罗林吉调整到油库管理员岗位。除了日常盘点、收发油料外,油库管理员的工作任务不算重。

“小罗啊,你说你能在部队干一辈子吗?”一天夜里查铺时,营长把躲在被窝里偷看电子书的罗林吉抓了个正着。没有批评他,营长只是与他坐在宿舍外的台阶上谈起心来。

知道连队编制最高是四级军士长,也清楚凭自己的表现连下士都未必能选晋成功,罗林吉坦诚地说:“我?估计待两年就回家了。”

“你也知道迟早要回到社会,可要是身无一技之长,难道真打算混一辈子吗?退一步讲,就算你想混下去,你未来的妻子和小孩怎么办?他们愿意跟着你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吗?”

原以为自己还在“可以肆意挥霍青春的年纪”,可听到营长推心置腹的话语后,罗林吉幡然醒悟:“自己已不再是孩子了,肩上有很沉的担子要挑。”

第二天,罗林吉带着一纸参加学兵集训的申请书找到营长:“营长,我想清楚了,我要学技术。”

半年集训结束后,罗林吉将一张技能鉴定证书带了回来。重返修理岗位,战友们发现,罗林吉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从上等兵到中士,随后的几年里,罗林吉开启了成长加速度,能力不断拔节提升。就在临退伍前半个多月,他凭借在部队积累的技术和经验,被一家军工厂相中,提前达成了录用意向。

汽车驶出营区,罗林吉的电话响起,按下接听键,传来老营长熟悉的声音:“军工厂姓军为军,也是服务于战斗力,去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干!”

“我在院校参加培训,没法回来为你送别,以后有机会常回营里转转。”听完老营长的嘱托,罗林吉默默地点了点头:“放心吧,营长,保证完成任务!”

图①:第77集团军某旅某连侦察班侦察情况。

蔡从润摄

图②:第77集团军某旅组织老兵退伍仪式,老兵们眼神中写满不舍与留恋。

刘爽摄

以上内容为资讯信息快照,由td.fyun.cc爬虫进行采集并收录,本站未对信息做任何修改,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照生成时间:2023-09-15 08:45:01

本站信息快照查询为非营利公共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信息原文地址:

军营观察丨老兵的热泪 军旅的记忆
...77集团军某旅某连侦察班侦察情况。蔡从润摄老兵的热泪军旅的记忆■解放军报记者张磊峰特约记者李佳豪通讯员姜瑞马耀辉地点:火炮射击阵地最后一个训练日,与朝夕相伴的“老伙计”告别这
2023-09-15 14:05:00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读懂老兵难舍军旅的情怀■许 恒“他无声哭泣,我泪眼决堤;他亲吻军旗,我立正敬礼……”“他”,是老兵。又到退伍季,一个个“他”不舍军旅的画面再次刷屏网络,让人们热
2023-12-04 04:25:00
一声“到”,一生“到”!这场送老兵迎新兵主题活动让官兵热泪盈眶
...热泪。据该大队领导介绍,此次主题晚会是对老兵们献身军旅、辛勤付出的感谢,也是对他们即将踏上新征程的祝愿,更是对下连新兵凝心聚力、投身强军兴军热潮的一次思想发动,激励着全体官兵
2023-08-30 13:38:00
主权碑前的交接仪式
...法研究,荣立三等功。“我想帮蓝班长完成心愿,为他的军旅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这天,邵珠煜找到教导员王浩,道出了蓝向荣和自己的心愿。王浩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得知,与蓝向荣、陈阳有
2023-09-07 05:14:00
【组图】三明:再见,老兵!
...仪式见证这一刻,一起回顾老兵们同甘共苦、激情似火的军旅岁月,共同感怀荣辱与共、依依惜别的战友情深。依依难舍战友情。钟炜俊 摄卸下火红的肩章和金灿灿的警徽的老兵们,胸戴大红花挥
2023-09-01 16:27:00
本文转自:解放军报2002年入伍,2018年退役,16年的军旅生涯记忆犹新。很荣幸,在退役军人事务部组建的同一年,我这个昔日的“兵记者”转身成为退役军人工作者,有机会从“第一视角
2023-04-22 10:55:00
迎八一,忆军旅,与退役军人细说流金岁月
...建设当中,立足社区为人民服务。老友相聚,回忆起当年军旅经历、想到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退役军人情绪激动、声音哽咽、热泪盈眶。市委统部还为退役军人准备了精美的礼物,为他们送上政府
2023-07-30 21:46:00
两江新区大竹林街道联合辖区单位开展关爱退伍老兵活动
...了重庆市科学技术研究院科普展厅,重温军人誓词,分享军旅故事,并参加时光记忆合影等。在展厅中,老兵们在讲解员带领下,通过观看宣传片、参观展厅、听取讲解等形式,详细了解重庆市科学
2023-08-01 22:26:00
西南边陲,退役老兵泪别第二故乡
...现场,一处处真情、一段段感言、一句句鼓励成为老兵们军旅生涯中最后的美好记忆,他们带着战友们的祝福,依依泪别第二故乡,将绿色军营的眷恋装进行囊,扬帆再起航,踏上新征程。聚是一团
2024-03-01 16:59:00
更多关于军事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