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订阅
  • 国际

加蓬政变:国内国外“冰火两重天”

类别:国际 发布时间:2023-09-04 17:29:00 来源:澎湃新闻

8月26日,中非国家加蓬举行七年来的首次大选。8月30日凌晨,加蓬选举中心公布的投票结果显示,已经担任14年总统的阿里·邦戈将继续连任。不料这一结果不仅不为反对党候选人所接受,曾经长期忠于邦戈的加蓬军方更是在选举结果刚一公布,便迅速发动政变、软禁邦戈、解散国家机关、接管国家政权。

加蓬政变:国内国外“冰火两重天”

加蓬总统阿里·邦戈 视觉中国 图

一夜之间,加蓬成为2020年以来中西非地区第八个发生军事政变的国家。对此,国际社会的担忧、谴责与加蓬国内民众的奔走庆贺形成了鲜明对比。56年来,这个前法国殖民地似乎第一次告别了“邦戈时代”,但围绕此次罕见变局的内外因素,或许仍将是继续笼罩这个国家的阴影。

“事不过三”:大选屡现争议,最终酿成政变

此次加蓬军方夺取政权速度之快、事发之突然,即便在习惯了政变的非洲地区,也足够令外界吃惊:8月30日凌晨3点30分,就在多数人尚在睡梦中时,先是加蓬选举中心宣布现任总统邦戈在8月26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以64.27%的得票率连任,旋即十余名军方人士在加蓬24电视台发表晨间讲话,宣布选举结果无效、解散国家机关、关闭该国边境,由其组建的“机构过渡和恢复委员会”接管国家政权。

在军方高层的指挥下,加蓬士兵控制了政府机关大楼、通信频道、首都利伯维尔的战略重地,将邦戈本人软禁在官邸,并以叛国、挪用公款、贪腐、伪造总统签名、走私毒品等罪名逮捕了其长子(也是其重要顾问)努尔丁·邦戈和六名亲信。当日下午,“机构过渡和恢复委员会”发言人芒富比在国家电视台宣布,加蓬共和国卫队指挥官布里斯·奥利吉·恩圭马为该委员会主席及过渡领导人。

与此同时,深陷囹圄的邦戈也在8月30日通过总统办公室向法新社发布了一个50秒的求助短视频,用英语(而非该国官方语言法语)介绍了自己的处境,表示“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呼吁各界对此“发声”。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带头发动政变的过渡领导人奥利吉准将常年担任前总统奥马尔·邦戈(即邦戈的父亲)的侍从官,2020年起出任共和国卫队指挥官。他不仅是两任“父子总统”的“头号保镖”,还是邦戈的表亲。奥利吉曾经通过安全部队改革,加强总统的安保力量,客观上帮助过邦戈掌权,甚至还曾经亲自写歌对总统表忠心。如果连邦戈关系最亲近的人、最贴身的军队都起来推翻他,其原因只能是全国上下已然“概莫能忍”。

事实上,结合政变当日军方的电视讲话,以及奥利吉本人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的答复,外界基本可以窥见此次加蓬政变的动因和基本背景。显然,围绕本次大选的争议,无疑是导致邦戈政府突遭颠覆的直接诱因。作为前总统老邦戈的“接班人”,邦戈参加了三次总统大选,即2009年(其父去世当年)、2016年和今年的选举,尽管三次胜选,但都不乏争议与抗议的声音。

在老邦戈于西班牙病逝两个月后,邦戈便参加了2009年8月的大选,并宣布以42%的得票率胜选,然而这一结果并未得到反对派的承认,该国第二大城市让蒂尔港甚至爆发了抗议和骚乱,迫使宪法法院重新计票后,方才再度确认他以41.79%的得票率当选,“邦戈时代”得以延续。

而2016年大选更是充满戏剧化元素:主要反对派候选人让·平提前宣布胜选,却遭到加蓬政府的抨击和威胁,计票结果也延迟一天公布——邦戈以49.8%的得票率险胜对手(48.2%)。这遭到了反对派的强烈质疑,尤其是邦戈在其老家上奥果韦省得票率高达95.5%,而该省选民的官方投票率甚至达到夸张的99.9%,更被反对民众视为选举舞弊和计票作假的证据。从利伯维尔开始,反对选举结果的抗议浪潮愈演愈烈,抗议者甚至冲击选举中心、火烧议会大楼,最终以警方全力出动、至少五人死亡、上千人被捕方才平息。

正是由于前两次选举公信力明显不足,才使得今年选举格外引人注目。去年12月,在联合国呼吁下,加蓬50个反对党和公民社会领袖齐聚一堂,施压政府改革选举制度,最终令政府让步,将总统任期由七年缩减为五年,于是新一届总统大选于今年8月如期举行。

然而此次选举自投票日起争议不减反增:投票结束后,政府宣布实施宵禁、切断互联网,还停播了法国国际台France24、法国国际广播电台、TV5等法国媒体频道,理由是“防止暴力蔓延”;投票结果尚未出炉,主要反对派联盟候选人、曾在2009年挑战邦戈的阿尔伯特·奥萨便谴责邦戈阵营操纵着“骗局”,指出很多投票站印制的选票上根本没有自己的名字,其它反对党和独立观察员也无一例外地质疑本次选举的合法与合规性。

加上过去20年两位邦戈总统主导对宪法和选举法的修改,已经取消了总统任期限制,还令反对党在选举中更加碎片化、无法联合起来与执政的加蓬民主党竞争,并进一步加强了该党在议会的主导地位,如今邦戈仍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疑点重重”的选举延续总统生涯,自然无法服众。

在此情况下,邦戈又具备了非洲其它国家“被政变”领导人的几乎所有标签与特质——腐败、治理不善,就连军方甚至总统卫队也看不下去了。继2019年政变未遂后,加蓬军方再度发动政变。不同于以往该地区多由中下层军官起事的传统,此次政变由掌握实权的军方高层发起,可见“事不过三”之后,邦戈失去的已不只是民心。

国际谴责、国内庆贺:加蓬彻底告别“邦戈时代”?

8月30日的政坛突变,令加蓬成为过去三年来非洲中西部地区第八个发生政变的国家。然而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此次加蓬政变在其国内和国际社会引发了截然不同的反应。包括联合国、欧盟、非洲联盟在内的重要国际组织和主要国家都对军事政变表达了强烈反对和谴责,非盟更是在政变第二天暂停了加蓬的成员国资格。显然,正如对其它政变国家那样,“破坏宪政秩序”、“颠覆(民选)文官政府”是外界谴责加蓬政变的共同原因。

不过有点讽刺的是,加蓬国内的反应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军方自不必说,网络上传出的照片和视频都显示士兵们唱歌跳舞、大肆庆祝,甚至将奥利吉本人高高举起,欢呼“下一个强人”来临;在利伯维尔、让蒂尔港等地,当地居民走向街头,激动地载歌载舞,高举国旗、欢呼“解放”,不乏与士兵同框欢庆的场景;向来以反邦戈、反威权而著称的反对党也欢欣鼓舞,奥萨所在的反对党联盟“2023更替”(Alternance 2023)发言人更是感谢军方以不流血的方式奋起反抗“选举式政变”。

国外齐声谴责、加蓬举国欢庆,构成了加蓬政变伊始的奇特景象。尽管邦戈被西方国家视为可靠的军事盟友,加蓬政变遭致整个国际社会的压力,但从加蓬国内不同阶层、政党、势力的相似反应来看,该国似乎下定决心要告别长达56年的“邦戈时代”,尽管未来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彻底摆脱邦戈父子留下的“遗产”也并不容易。

作为独立国家,加蓬的历史几乎可以等同于“邦戈家族统治史”。该国在1960年8月宣告独立,七年后时任副总统老邦戈便接替病逝的首任总统莱昂·姆巴,开始了他对加蓬长达42年的领导,直至2009年去世后,又由其子邦戈担任总统至今达14年。在此期间,加蓬于1990年由一党制正式改行多党制,但邦戈领导的加蓬民主党始终保持对政权的控制。

在邦戈家族统治时期,尽管加蓬凭借丰富的自然资源(尤其是石油),享受了相当程度的经济红利,且至今仍是非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在这样的统计数据背后,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多数人不是石油红利的获益者,但要随时与整个国家共同承受油价下跌带来的损失(该国60%的收入依赖石油)。

在这个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三分之一的民众生活在贫困线(每天收入5.5美元,不到40元人民币)以下,2020年15至24岁年轻人失业率高达40%。常住法国的加蓬政治分析人士梅斯·穆伊西指出,目前首都利伯维尔甚至缺乏正常的用水供应,可见邦戈时期该国基础设施建设的糟糕程度。

与之相伴的,则是邦戈时代弥漫加蓬的腐败与裙带关系。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话说,该国腐败就如同瘟疫一样蔓延。在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的2022年清廉指数排名中,加蓬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124位。除了邦戈家族及其亲信被曝光的海外资产(包括去年7月法国司法机构以“挪用公款”和“利用公共资金洗钱”调查邦戈的五位兄弟),腐败之风甚至弥漫到社会各个角落,就连基层的就业招聘与司法机构都“吃拿卡要”。

邦戈家族及其亲信支配着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却没有让普通民众享受到应有的福利,在他本人从健康状况到执政能力都难以取信于民时,却依旧想着继续把持权位。2018年,邦戈在出访沙特阿拉伯期间突发中风,导致自己长达10个月无法正常履职,直至2019年8月才重回公众视野。身体健康状况存疑却依旧不愿“放手”,这直接引发了2019年军方的未遂政变,后者自此不再信任邦戈。至于之后的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不过是导致其公信力进一步恶化的外部环境因素。

邦戈走了,邦戈留下的贫穷与两极分化、腐败、裙带关系能否得到改变,这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加以检验。从短期来看,“后邦戈时代”加蓬的政治走向,是更加值得关注的迫切问题。

目前加蓬恢复了通信和网络服务,但宵禁仍在继续。过渡领导人奥利吉在9月1日晚间的电视讲话中表示国家政权将会变得更加民主,目前军方接管只是“暂时性的”。他一方面承诺会尽快回归民选宪政秩序,另一方面又说这不意味着“为了选举而举行选举”,并要避免重复“原有错误”、让同一个人上台掌权。

与此同时,反对党与军方的分歧也开始显露。政变之初,反对党在感谢军方推翻邦戈统治的同时,便呼吁军方尽快完成大选的正确计票、承认奥萨胜选,并邀请军方参与会谈、重建政治框架。但用他们的话说,至今仍未看到军方有移交政权、“还权与民”的迹象。随着时间推移,军方等待合适时机的计划与反对党要求尽快回归宪政的愿望成为主要矛盾,该国难免不会出现新的政治冲突。而国际社会对于军人统治向来的反感与压力,也会成为另一个不可忽视的持续影响因素。

赶走邦戈看似不易,再造政治秩序恐怕更难。经历半个多世纪未有的大变局后,加蓬何去何从,对军方、各政党与民众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以上内容为资讯信息快照,由td.fyun.cc爬虫进行采集并收录,本站未对信息做任何修改,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快照生成时间:2023-09-04 21:45:01

本站信息快照查询为非营利公共服务,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信息原文地址:

加蓬军方宣布接管该国政权 并取消最近总统选举的结果
...合英国广播公司(BBC),新华社8月30日消息,当天凌晨,加蓬选举中心宣布,加蓬总统阿里·邦戈在26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以64.27%的得票率赢得选举,连任第三个任期。随后,十
2023-08-30 16:20:00
总统被软禁,非洲又一国家发生政变
当地时间8月30日,非洲国家加蓬发生政变,现任总统邦戈被软禁在家中,加蓬共和国卫队指挥官布里斯·奥利吉·恩圭马被任命为过渡领导人。据新华社报道,当天稍早,加蓬选举中心宣布,邦戈在
2023-08-31 15:04:00
加蓬总统邦戈发布视频寻求外界帮助:被软禁,妻儿下落不明
加蓬总统阿里·邦戈加蓬总统阿里·邦戈在被“机构过渡和恢复委员会”宣布废黜后,于自己的住处发表视频讲话,证实了自己被软禁并寻求帮助。 阿里·邦戈8月30日在自己的住所中发布了一则
2023-08-31 13:47:00
加蓬政变,法美俄表态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8月30日,非洲国家加蓬发生军事政变,军方人员宣布取消最近的总统选举结果,软禁总统邦戈,并任命加蓬共和国卫队指挥官布里斯·奥利吉·恩圭马为过渡领导人。这起事
2023-08-31 10:49:00
该国被“罢黜”总统重获自由
参考消息网9月8日报道据美联社9月7日报道,加蓬军政府7日任命了新总理,同时表示被赶下台的加蓬总统阿里·邦戈现在已经自由了,可以出国接受治疗。自上周被罢黜以来,邦戈一直被软禁在家
2023-09-09 15:28:00
加蓬军方宣布接管该国政权,并取消最近总统选举的结果
当地时间8月30日,加蓬武装部队的军官在加蓬国家电视台表示,他们将取消最近总统选举的结果,并接管加蓬政权。当地时间2023年8月26日,加蓬首都利伯维尔,加蓬举行总统、立法及地方
2023-08-30 13:35:00
大选结果刚宣布,加蓬就发生政变,我使馆:已启动重大突发事件应急机制
当地时间30日凌晨,加蓬全国选举委员会宣布,现任总统阿里·邦戈·翁丁巴以64.27%的得票率赢得选举,实现连任,反对派总统候选人阿尔伯特·翁多·奥萨的得票率仅为30.77%。美联
2023-08-31 11:01:00
这国局势突变:总统被软禁,边境、空中交通关闭!非盟强烈谴责,古特雷斯发声!中国使馆紧急提醒
据央视中文国际,法新社报道,加蓬宣布获取政权的军官当地时间8月30日在电视台宣称,加蓬总统邦戈被软禁,邦戈的儿子已被捕。目前除边境关闭外,加蓬的空中交通也已关闭。据半岛电视台报道
2023-08-31 09:23:00
“已夺取政权”!这国局势动荡,中使馆紧急提醒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30日报道,加蓬全国选举委员会8月30日凌晨宣布,现任总统阿里·邦戈·翁丁巴以64.27%的得票率赢得选举,实现连任。随后不久,有外媒报道,部分加蓬军官宣布取消选
2023-08-30 16:59:00
更多关于国际的资讯: